如何驾驭经济周期

作者今日工程机械 经济周期4万亿

如何驾驭经济周期

通过对中国经济增速的分析,我们可以判定,经济周期理论对从计划经济转变而来的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也非常适用。

2016 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当我们回顾“十二五”时,心情是比较复杂和沉重的。“十二五”期间的中国经济,经历了从前期 4 万亿高速膨胀到后期的经济增速换档及结构调整阵痛的过程。伴随着中国宏观经济的新常态,中国很多行业也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以工程机械行业为例,在经过一轮绵绵不休、来势汹涌的需求下滑之后,许多企业的盈利情况非常不乐观。

3.jpg

分析主要的工程机械上市公司财务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安徽合力以其较好的盈利情况可谓独善其身。再深入研究安徽合力财务数据背后的原因,笔者发现,在“十二五”期间,安徽合力主要是在叉车及工业车辆领域内涵式发展,外延式扩张步伐非常谨慎,除了在辽宁盘锦沿海经济区投资北方基地以外,安徽合力没有大的扩张投资行为。与很多企业尤其不同的是,在“十二五”初期行业火爆之时,安徽合力甚至低调关闭了竞争力不强的道路机械部门。这种防患于未然、深耕细作抵御行业周期的经营行为,为公司在新常态的当下储备了厚积薄发、转型升级的资本。

英国着名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经济发展必然会出现一种开始向上,继而向下,再重新向上的周期性运动,并具有明显的规则性,即经济周期。现代经济学关于经济周期的定义,是建立在 GDP 增长率变化的基础之上的。通过对中国经济增速的分析,我们可以判定,经济周期理论对从计划经济转变而来的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也非常适用。所以,针对经济周期的波动及其造成的市场不确定性,我们的企业必须采取措施来消除其负面影响。

首先,企业必须判断理解其所处的经济周期。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大概每 10年左右,会经历一次经济循环波动。中国的 80 年代由于改革开放的开始,经济增长良好,在 1984 年,GDP 增长率上升到 15%左 右,但是 1988 年 CPI 上升 到 18.8%,国家开始了治理整顿,GDP 增长率在 1989 年回调到 4 .1%。90 年代,伴 随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中国经济在 1993 年至 1996 年成功地实现了“软着陆”,既大幅度地降低了物价涨幅,又保持了经济的适度快速增长,经济增速保持在 10% 以上。1997 年亚洲金融风暴发生,由于我国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1998 年我国出口出现负增长,至1999 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 7.6%,为 10 年内最低。从 2000 年起,中国经济增长率连续8 年处于上升期,2007 年则达到了 14%,之后由于国内经济结构的调整需要,同时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导致 08、09 年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再次回落。进入 2010 年以后,由于 4 万亿投资拉动,中国经济经历了两年的快速拉升,从 2012 年开始则逐步缓慢下滑,预计 2020 年之前,中国会进入一段中期的 L 形发展通道。

2.jpg

其次,企业应努力追求利润率的最大化,保证现金流,形成抗周期经营的安全基石。企业发展的核心是要发展高收益性的运营体系,产品或服务的高盈利性会降低企业的盈亏平衡点,即使外部环境萧条引起了市场需求的缩水,企业也不会陷入亏损的困境。而提高利润率的基本竞争策略就是提高产品的差异化门槛,同时又能尽量实现成本领先。这方面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苹果手机。苹果 2015 年销售量只占全球市场份额的 17%,却独占了全球手机利润的90%。另外,企业的破产很多都是因为缺乏流动性,既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也不能保证日常所需的现金流。流动性问题会出现在经济周期的各个阶段,繁荣时期可能因为过度扩张而发生资产负债率过高的流动性风险,而萧条时期可能因为外部流动性收紧而导致企业瞬时失血。因此,对企业而言在短期增长和长期稳健发展二者中取得平衡则变得尤为重要。例如:加大研发投入,增加人才培训支出,会给企业带来短期成本增加、现金减少,却能提升企业长期竞争力。反之,盲目重资产上项目,短期可能增加收入和利润,但长期会削弱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1.jpg

再次,利用资本运作的融投管退可以抵御经济周期的震荡。资本运作是企业扩张规模、增加企业价值、优化资金状况的重要手段。企业的投资分为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活动。直接投资主要是产业投资,即将资金直接投资于并购目标企业,并通过具体的运营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间接投资则主要以股权投资来分享相应企业的经营成果,退出也相对容易。在商业实战中,成功的资本运作不仅要在合理的时机并购企业,而且还要善于寻找合理的机会全身而退。超人李嘉诚就曾经演绎过无数个这样的经典案例。香港电灯有限公司(简称港灯)创立于 1889 年,是为香港岛、鸭脷洲及南丫岛等地提供电力的公司。三十年前,李嘉诚以 29 亿港元抄底,向当时陷入财政困境的置地集团买入港灯 35% 的权益。而那时的香港政府为了稳定电价同时保障电力公司的运营,立法允许电力公司享有净固定资产13.5%~15% 的回报,可见李嘉诚多年来的投资回报率非常可观。近年来,随着电力市场逐步开放,香港的用电量放缓,香港政府于2008 年制定新协议将回报率下调到9.99%,而且预期这一回报率在2018 年将再度下调。于是李嘉诚在 2014 年未雨绸缪,决定将港灯从其母公司电能实业分拆,并在港交所上市。由于港灯公司的盈利相对比较稳定,仍有很多投资人积极入股,甚至央企中国国家电网也斥资近 100 亿港元认购港灯 18%的股权。而李嘉诚旗下的电能实业分拆港灯后收回了 529 亿港元现金,并用于在海外收购更多具有高增长潜力的项目。从港灯案例可知,在景气周期来临之前布局具有良好投资回报前景的资产,运作成熟之后,再利用分拆、上市、股权转让等多渠道进行资本退出,可以很好地驾驭经济周期。

文_正略钧策管理咨询_刘志鹏

评论

要评论?请先注册或者登录,您也可以快捷登录: